LOGO

2018

.9

尹太阳:股权投资时代已经到来,未来私募股权基金可能达到50万亿

阅读数:1295


◆ 我们公司成立于2003年,主营证券投资、股权投资,最近做一些实业投资。我最大的工作在二级市场,1997年毕业以后开始做证券市场投资,经历了几个牛熊转换,对中国资本市场有深刻的认识。

◆ 20年的风风雨雨,我最大的收获,总结来说,二级市场上的人,大部分是靠天吃饭,受政策影响很大。2007年我们转向股权投资,第一步,跟外面的专业机构合作,他们投了小而精的,我自己也跟着投了几个行业,环保新材料、新能源、传媒,到现在为止已经退出一半。


◆ 现在我们这个行业,政策上一直监管比较严,不仅对一级市场的发行监管比较严,其实二级交易市场监管更严,整个市场上没有赚钱效益,所以很多专业的想从二级市场上获得投资收益,是很难的,其实每个人都在撤出。


◆ 中国当前的资本市场,从发行角度来看,已经定调了每个月三到五家,供给在稳步推进,但是资金不仅不进,反而在退出。因为我们的交易制度监管非常严,所有人都不敢再去做这个事情。我觉得逐步退出,不做为好,因为现在我们是最下游的,其实赚的不多,遭到了最严格的监管,所以这是二级投资市场的悲哀。


◆ 中国资本市场有个特色,不像美国完全按照价格、按照企业成长来投资 ,中国市场一管就死,一放就非常疯狂。现在都是存量资金在博弈,要找最好的公司,在中国来说其实挺少的。发行制度的弊端,一上市就四五个板,一打开就是60倍、80倍的市盈率。它是好公司,当我们去介入的时候就套住了,但处于成长过程的公司,很少有人买。所以中国的发行制度对我们的二级市场投资是个悲哀的,所以它要改革。


◆ 但是对于中国资本市场我并不悲观,它完全不按照西方的发展模式来发展,在中国资本市场只要有赚钱效益,就有机会,等所有人都回来,收益上不封顶,追涨杀跌是中国人的本性。


◆ 最近,出了一个新政策,创业板三年新报的,海外像360、京东、阿里回来,对中国的股民来说是一个灾难。因为它在海外已经达到最高值,他们回来,我觉得应该要打下来五分之一的价格,不能让他们高位进来。中国的股民或者因为这散户没出去,他觉得好公司无论什么价格买入都可以赚钱,其实这个是错误的。好公司不一定赚钱,因为它的业绩增长已经达到顶峰了,它的商业模式基本上不可能成长,只有一种下滑的可能,不可能再上台阶。所以中国老百姓听到这些公司回来就一哄而上,可能回来就是80倍市盈率,一炒可能再炒两倍三倍,然后又套一批人。


◆ 其实,我觉得乐视的业态挺好的,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如果没有触犯这些法律法规,我觉得它在未来还有机会。贾跃亭,他是有梦想的人,我对他个人挺崇拜的,他虽然那么大市值,个人没有留点资产,都投在未来的汽车上,值得钦佩。


◆ 因为他真的有梦想,是像马斯克一样梦想的人。如果他有庞氏骗局,他早已把钱留给了他的家庭、他的后代,作为信托基金。他没做,包括他的两个孩子没有留任何的信托基金。我觉得他是中国造梦人,但是没办法,因为做风投,他需要无数的资金支持,一旦资金链断了,梦想就断了,所以也变成了庞氏骗局。我认为乐视虽然失败了,但是他追梦的思想不次于马斯克,他是“中国的马斯克”。


◆ 虽然,现在监管这么严,但随着中产阶级崛起,我觉得股权投资时代到来了,因为中产阶级该买房子的已经买过了,未来财富增长要靠股权。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私募股权基金是10万亿,我觉得未来很有可能到30万亿、50万亿,所以我们在布局一级市场,通过专业的人才来加大布局,我觉得这是中国未来的私募股权基金的方向。


◆ 现在监管这么严,二级市场短期是没机会的。在一级市场上投资,一定要选一些独角兽的公司,选择一些新的行业方向,未来独角兽才有机会。我们现在首先选择行业方向,然后再选个别的公司进行投资。


◆ 以前我们投一个公司需要很多数据,很多报告,从宏观到中观到微观,很累很费劲。但是上了后E,包括参加美国的金融科技游学,请来的都是行业大咖,指导了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我们应该投什么,人工智能、大数据、工业4.0、区块链、生物制药、物流……所以我们在这些行业去选择公司,投资更简单一点,比我们自己从行业去分析这些东西,自己琢磨要快得多,我觉得收获很大。


◆ 特别是去年我们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一个媒体实验室的教授给我们讲,通过大数据研究一个人的行为,也就是他的日常生活,他的爱好,他的消费习惯,他近期做什么,未来做什么,从大数据来研究我们的精准销售,银行信贷对他的信任程度的支付,我觉得是对传统销售的颠覆。所以,我在后E学了很多。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