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8

.29

吴雅楠:不断挑战自己、跳出舒适区,才能看见更大的机会

阅读数:1418


◆ 我叫吴雅楠,公司叫真融宝。我原来是学物理的,15岁上大学,少年班,然后在加拿大拿到物理博士,然后在美国的一个国家实验室做了博士后。1996年从物理转到金融投资,在加拿大管理养老金、社保、保险还有大学捐赠金,管理了大概300亿加元资产。2009年回国,帮助国内的公募基金管理A股的基金250亿元人民币。


◆ 2014年,我和之前在百度一个创业团队的小伙伴一起出来创业,做金融科技的这样一家公司——真融宝。目前,真融宝经过三年多的发展,已经有250万的用户,累计交易额超过1300亿。我们的使命是用科学技术、大数据、还有人工智能帮助更多的人平等地享受金融服务,包括消费金融、财富管理,以及资产配置,希望让理财无障碍。我们的口号叫做“为不平凡”,让平凡的人能够去享受不平凡的金融服务,让人人都能享受私人银行办理的这种金融服务,这是我们的使命。


◆ 我们的商业模式是作为一个服务中介去连接那些有需要的个体,比如让需要融资的中小企业或个人有效地找到资金的来源,帮助那些需要去投的资金能找到好项目,从中我们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所以我们商业模式是在于规模,能够让资金和资产各自找到有效的嫁接,做一个中间的桥梁。当然,这种模式和传统金融模式不一样,它是用大数据的风控技术和多维度的用户画像精准获客,同时精准地匹配资金和资产。


◆ 为什么我们觉得金融科技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原来我们说一个人,他是一个human-being,一个生物的载体,但我认为现在如果从另外维度看,他更多是个data-being,一个数据的载体,甚至是一个mobile data-being,相对于传统金融来说,我们对用户的画像不再是坐下来,咱们一对一,你填一大堆表格来知道所谓的KYC。现在,我透过大数据,可以精确地知道更多维度的你。就像今日头条,你每天早上起来,可能它这个软件比你还知道你想读什么新闻,它知道你个性化的新闻需求。如果我们能够去用数据刻画用户,那我就可能知道你个性化的金融需求。


◆ 原来我们最开始发展时候,我们就从高收益的产品来开始,希望高收益产品能吸引第一批用户,慢慢地我们把品牌优势建立起来,或者说当我们用户的产品体验好了以后,我们就慢慢形成了专门针对希望中等收益、中等风险偏好的个人,慢慢地去精准化的服务。所以这里面有个路径,就是用户筛选的路径,开始的时候可能是漏斗比较宽的,先到一个稍微广泛人群,然后看到你的基因在哪里,或者你的差异化定位,来把那个漏斗缩小,去找准你相应的用户群体。


◆ 最开始从物理跨界到金融,是一个机会,然后2014年又跨界到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这一块,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大学同学,我上铺兄弟,李一男,他是我的天使投资人,我当时想做对冲基金,想做私募,但从他互联网人的角度来看的话,他看不上私募基金,他觉得没有规模化效益,当时2014年刚好是互联网金融风口,还是不如做互联网金融。他说了我几次,他是一个非常激情的人,他觉得这个事必须得做,后来,我终于说可以去尝试,但我没有互联网背景,他给我找了一个百度团队,所以这也是再一次的跨界。我觉得,还是我个人比较幸运吧,在每一个风口还的确有一些机会,一些贵人帮助我去跨界。

◆ 回过来讲,这个时代的确是个跨界时代,一个人的确需要不断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尤其像我这个人性格是不太安分的,干一件事干久的话,总是觉得墨守成规很无聊,所以总想做一些新鲜的事,刚好现在这个时代也有跨界机会。所以我觉得对自己的一个要求就是挑战自己,不要在一个事情上做的太久,不断挑战自己,跳出自己的舒适区,能够有机会做跨界的事情。


◆ 互联网文化的确是过去三年对我的一个洗礼。之前做金融投资,做基金经理,做好自己的投资就好了,但到企业里面,尤其是互联网类型企业,要从互联网的用户需求导向出发,如果找不到精准用户,产品是没有用的。另外一个就是说互联网还有一个文化,叫做快速迭代。我们原来是想把一切东西设计好了才推送出去,但是互联网讲究速度,讲究效率,要快速迭代,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去修正,不断迭代调整。所以这对我过去工作的思维、思维模式,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 另外一个当然是从经营企业角度,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到底这个企业有没有足够清晰的使命感和愿景,愿景之间的路径又是什么?尤其我们这个行业,还是一个开始野蛮生长到不断监管的一个行业,所以这里面有很多的变化。对我自己来说,首先要对企业有一个愿景;第二就是路径,怎么样去实现这个路径;第三个我觉得还有一个更大挑战,就是把两方面不同基因的人都组合在一起,共同去做成一件事。


◆ “互联网+金融”刚开始诞生就是个怪胎,金融讲究时间的沉淀和经济周期检验,它要经过一个时间周期才能检验出什么是好的金融产品。过去三年的野蛮生长,有点劣币驱逐良币的一个过程,现在监管的落地,可以真正大浪淘沙。


◆ 对我们公司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样既要求长远的发展,又要把眼前的利润做好。行业发展到这个周期,不光是拼速度了,更多是拼经营的效率。同时,谁拥有差异化的核心技术变得越来越重要。原来可能是任何一个人打着互联网平台的旗号就可以干这些事,但现在,更讲究有差异化的核心优势,建立自己的护城河。


◆ 企业到这个阶段,需要国际化视野,以及对外合作的机会。后E平台能够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和不同的企业建立联系,同时也可能寻求一些资源整合的机会。海外游学也是一个机会,能够知道、了解一些最新的技术。我们不能闭门造车,一定要站在一个技术的前沿,行业最开始的地方。作为一个企业的核心人物、灵魂人物,我觉得需要对企业的发展有更准确的把握,有前瞻性的意识。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