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8

.2

张茹敏:做企业到最后还是社会责任

阅读数:1352


◆ 我们公司是北京科净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3月份上市。主要是治理工业废水、景观水、黑臭水体,还有循环水、空调制冷。我们公司从一个设备供应商发展到系统集成商,再到现在的整个环保产业链的规划、咨询、治理、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我们的专利有将近百项,有50多项发明专利,在水处理方面是比较独到的,用的是速分工艺,30年不用换,非常有优势。所以我们的竞争优势是在技术上。


◆ 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主要是做中央空调的水处理,像国贸、鸟巢、水立方,基本上奥运工程有80%的产品都用我们的设备。几年以后,我们又开发了新的产品,工业废水、黑臭水体、景观水,从设备供应商到了大水务的领域。我们的技术在湖泊治理上,特别是黑臭水体处理,磷的处理(方面),在世界上也是领先的。


◆ 我们有自己的团队,有自己的研发,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还有自己的市场,还有政府对我们的支持。“一带一路”上,老挝、越南等好多地方也用了我们的设备。我们扎扎实实研究市场的需求,怎样给客户带来性价比最优的产品,怎么能成为真正的一个环保公司,一个节能公司。


◆ 现在我最关心的问题,还是人才的问题。地方都在抢人才,待遇也很高,北京的优势越来越不明显了。特别是现在环保行业,政府需求量也很大,企业需求量也很大。人很多,但是真正招到的人才还是很少。

 

◆ 在管理上,我还是比较严的。既要有人性化管理,还得有严格的制度、快速的执行力。现在不是大鱼吃小鱼,是快鱼吃慢鱼,速度支撑。所以我们实行扁平化管理,如果遇到紧急情况,随时组织起来。我们公司整体的速度、反应比较快。


◆ 我觉得上市是个手段,不是唯一的目的。因为现在整个国家的形势,还是要有融资的渠道,虽然说“脱虚向实”,但是目前还没有真正地体现出来。所以这样的话,我们今后做市场可能会受影响。如果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可能发展会更快,真正地快速从“做强”到“做大”。但是我们还是有信心,30%以上递增是没问题的。我最担心的还是资金的问题。


◆ 我在七年前看的《走进华为》,当时他(任正非)就是(强调)狼性文化,提倡加班加点,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加班还需要经过请示。此一时彼一时,公司发展过程,它肯定是阶段性的。这个阶段需要艰苦奋斗,大家要吃苦耐劳,大家要团结要拼搏,但是在(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公司发展靠的是创新能力,靠的是你的专注、专业和专心,而不是偶然的机会。


◆ 我最敬仰任正非,他这个年龄了,还能为国家争光。我女儿在德国,我就希望让她把国外的先进技术(引进来)、将中西文化有机地结合,回报社会。我认为国外好的东西很多,我们民族的(东西)加上好的技术,我们会发展得很好。


◆ 我认为你只有爱国,你才能爱你的家。所以我们家还是挺幸福的,家庭幸福也是很重要的。如果大国和谐了,小家必然不会太差。如果国家都不行了,你就是再有钱,走出去,我们腰杆不硬,现在走出来就感觉很自豪。做企业做到最后还是社会责任。


◆ 一直在想再找一个(机会)继续学习。在公司里更多的是给别人讲,一两年没有听到别人给自己讲,心里还是发虚的。开学那天我去了,当时很震撼,觉得规格很高,大家特有激情。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上。


◆ 我发现这个班最大的给我的触动就是正能量,还有教师团队的敬业,能跟我们近距离地接触,随时可以有些活动发给你,可以去参加,能学习很多新的知识,不是在课堂上能学到的。特别是有很多特别优秀的学员,他们都有个人的朋友圈也可以分享,所以视野也扩大了。


◆ 吸引我(参加游学)还是哈佛和麻省理工,我当时抱着来哈佛、麻省理工这样的学校看一看(的心态),但是我来了以后,我第一天看到哈佛老师那种激情,那种讲课的那种投入,还有学校那种给人的感觉、高雅、不浮躁、有积淀,同时又感觉很亲切。


◆ 特别这次在麻省理工,介绍他们的研发成果,使我很震动。我觉得更应该把他们先进的技术引回去,把这些人才引回去,下一步我们就希望跟他们有更多的交流和沟通,同时(让)我们的技术再走出来。


◆ 我们也感觉自己做得还很不够,我们的学习力还不够,我们的积淀还不够,我们真的是应该重新思考。改革开放才40年,还需要积淀。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