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8

.26

贾君新:如果没有想好,千万不要做VC

阅读数:1227


◆ 我们是标准的做风险投资的企业。公司起步时间实际并不长,我们总共做了五年,到现在才第五个年头,但是我们应该是中国第一批在中国证监会中基协备案的VC机构。到目前为止,我们投了40多家企业,而且我们投资主要关注人工智能、生物医疗、大健康和TMT(科技媒体和通信)。所以这几天在MIT和哈佛看的项目、行业完全是吻合的。课堂上那些问题,因为我们长期在研究,所以我们会很熟悉。


◆ 这一次来波士顿,实际是带着两个方面的目的。第一个方面,想找人,我们今年希望从MIT、Berkeley或者Stanford,找三个工科的博士,所以这一次也算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至少有两个MIT的博士已经跟我进行了接触,而且大家谈的印象挺好。


◆ 第二个方面,实际我们一直在跟进MIT的项目,在课堂上,我一直很少涉及它的名字,因为他们老师之间可能相互认识,他们不好对项目作出好或者是不好的评价。但是在他们讲课的过程中,我心里实际上是有本帐的——这项目究竟是不是我们的标的。


◆ 为什么我们希望从美国三所工程、工科非常牛的大学物色三个博士,一个方面就是进行深度的行业研究,另外一方面,我们希望可以和我们下一个团队中间的部分成员配合在海外发美元基金。


◆ 我们主要关注的是A轮,甚至于比A轮早一点的像pre-A,也会做PE。我做基金之前做过房地产,也做过咨询。我可能是中国最早一批做管理咨询的,我们实际上辅导了数以千计的中国企业,超过300多家世界五百强。所以当对一家企业进行判断时,我们的视野和眼光会跟一般的VC有所差别。


◆ 风险投资和PE投资的风口实际上已经过去了。从1991年、1992年深市、沪市开市,到2010年,中国已经有2000多家上市公司,但是2010年到现在,八年过去才增加了几百家上市公司,VC和PE机构增加了几万家。最近这八年的竞争才是真正的白热化,所以现在这个时代的PE/VC都必须要走专业化的道路。


◆ 我们的策略很简单,我们没有单纯去追求规模效应,和别人比拼投赛道,我们要做精准的投资,所以我们是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精准VC。所谓的精准,即我们不跟大规模的基金去比拼投赛道,我们要选准赛车。所以这就要求我们的团队在配置方面一定要非常专业。我们虽然成立只有五个年头,但是我们团队在配备科学家和核心技术人才方面,不会比任何一家风险投资和PE投资差。


◆ 其实在美国硅谷有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它这么多年一直保持在大概10亿美元左右的规模,但它连续十年,年化收益达到了66.7%,基本上超过了美国本土所有的这些大机构,包括凯雷、黑石、黑岩集团。它一直没有追求太大的规模效应,但它做得很精、很专。


◆ 我们其实就想做很精、很专。今天的风险投资市场、股权投资市场,“大而全”反而是走不通的,因为投资者是越来越成熟,肯定会更多考虑到是否在某个专业细分领域,把产品和技术看得很深,创造的价值更高,收益更大。


◆ 随着资本市场的制度不断完善,监管越来越严厉,以往的中国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动辄几十倍、上百倍的回报会越来越难,资本市场会越来越理性。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对风险投资和PE股权投资的考量会更深远,那就是要走专业细分的道路,要关注到某些你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而且要做长期投资。因为短期投资有很多监管政策,已经让你没办法获取像以前那样超额的回报,所以只有专注到产品和技术本身以及科技发展,做一些长期的布局,才能获得高的收益。


◆ 其实对于共享单车、互联网经济或者共享经济,这些大基金往往是抱团在一起巨量地投资,我相信他是出于多方面的目的。首先,这种共享经济,往往更多地是追求用户和流量,追求的是能够快速地被并购。


◆ 第二方面,这些巨头之所以成为独角兽,估值往往都偏离了市场基本面。原因在于BAT这些投资很多是出于战略考量,要进行流量、用户的整合。一旦它用户和流量得到了利用之后,这个项目成与不成,以后能做多大,其实不一定是他考虑的范围。


◆ 第三种,的确不排除在市场上有VC机构、PE机构,为了搏一个名,去追求这些大的独角兽,去进行投资。其实他们是把风险排在第二位的,把品牌和影响力排在第一位。


◆ 我们投资项目偏谨慎,而且我们要求无论什么样的项目,无论投资什么样的资本、风险投资机构,我们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方法。


◆ 最棘手的案例,就是我们在前年底投的一个水下机器人项目。因为创业的这些founder实际很年轻,都是一帮技术天才,但是这个团队整体构成都是90后,在商业思想和商业运营方面缺失经验。所以对这个项目投资之后,后续的商业运营过程的确让我们很费脑筋。这件事情其实也给我们敲了一个警钟,对一家企业整体的价值判断是多维度的,要根据各个方面的商业元素,包括价值元素,进行综合判断。


◆ 到现在我们差不多有五年了,希望在接下来的五年能做到100亿。所以为什么接下来我们希望发美元基金,因为只有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并行,我们的团队和项目才会足够国际化。


◆ 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和实体企业家沟通,我都会告诉他们,如果你是做实业的,请你好好地做好你的主业。一句忠告就是,如果你没有想好,千万不要做VC,因为VC的确是一个技术活,同时它也是一个苦力活。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