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8

.21

【后E美国行·大咖面对面】美国前副国务卿:特朗普发起贸易战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阅读数:946

1.jpg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在未来7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理由是中兴通讯违反了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


这一事件,被解读为中美贸易战的进一步升级。到目前为止,这是近几十年内中美较量的最高级别。如果中美两个世界超级大国合作伙伴关系破裂,这可谓是冷战结束后中美关系的最大转折,这种变化将深刻地影响世界未来发展方向、两个超级大国的走向以及与之相关的千千万万企业的命运。


美国方面到底如何看待这次贸易战,以及中美关系的未来?后E美国行的第一天就请到了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理查德·库珀(Richard Cooper)。他曾任美国主管经济事务的副国务卿、美国政府顾问委员会高级经济师、美国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主席、耶鲁大学教务长。


3.jpg

4.jpg

美国前副国务卿、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理查德·库珀为后E企业家授课


中美贸易还只是摩擦


库珀教授认为,将当下这种局面称之为“贸易战”有些言过其实。


按照美国方面的数字显示,美国去年与中国的货品及服务交易,超过7000亿美元。此次双方拟定的进入征税条目的商品,差不多是500亿美元左右的交易额,在总交易额中的占比是比较低的,这些举措还不足以撼动整体的局面。


另外一方面,美国方面的第三次征税,还有很多外在影响因素。在美国政府1月宣布征收中国反倾销税时,特朗普并非主导者;而3月特朗普发起对中国进口钢和铝征税,也是美国历史上比较罕见的事情,因为特朗普使用了极少被用到的总统权;而第三次征税,需要征求美国公众的讨论意见,到5月底才能够知道是否会实施,而且到那时美国也必须考虑中国和国际贸易组织提出的异议。


5.jpg6.jpg

哈佛课堂现场


总体上,库珀教授认为到目前为止,贸易摩擦还仅仅处在观望阶段,但局面也有可能恶化,演变成真正的贸易战。


库珀教授在演讲结束后的交流环节,再次提到中美贸易争端应该在WTO的框架下解决,美国不应该对中美贸易不平衡做出过度反应。


作为有多年政府官员经历的学者,他也谈到了对特朗普作为总统的看法。他认为特朗普与其说是政客,不如说是演员或者娱乐人士。他是个相当自负的人,他也称不上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之所以有钱,主要是因为从事了房地产业,而且他经商也经历了很多失败。在他选举的过程中,80%的时间都在攻击对手,20%的时间在谈政策,但因为没有具体执行方案,所以这些政策,更像是口号,来迎合民众情绪。


他上任以来,做出的种种举措,并没有完全兑现当初竞选时的诺言。列举一下他任上的重要举措:成功实现的,有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定”;尝试推行但失败了的,如“禁穆令”,这项提议先后两次被美国法院驳回,再如废除“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虽多次提交但一直未获国会通过;另外一种是上任后改变竞选时口号的,如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企图;最后是目前来看还没有定论的,如税改法案以及贸易政策的走向等。


9.jpg8.jpg

后E企业家与理查德·库珀教授进行交流


特朗普上台后的两个“重大突破”主要是在税收和贸易两方面。税收方面,他希望通过减少美国企业海外收入的税率,促使美元回流,促进美国企业的本土投资。虽然从2017年12月开始,美国的企业所得税从原来的35%调整至21%,但美国目前基本上还是在遵循旧税法的操作条款,新税法的操作细节也尚未出台,效果如何,现在还不得而知。


总之,库珀教授认为,其实际政策表现会弱于竞选口号,特朗普也并不是真正反对全球化,一些政策从本质上看并没有那么极端。


美国将继续增长,中国不太确定


库珀教授对美国经济未来10到20年是看好的,这主要和社会结构有关系。


首先是老龄化问题。全世界都在进入老龄化阶段,比较一下中美日三国的老龄化程度,在2010年,三国总人口平均年龄分别是35、36和44岁,预计到2040年,三国的平均年龄将分别达到47、38和54岁。中国在以非常快的速度进入老龄化社会,而美国则非常缓慢。


其次,美国应对经济变化和需求变化的速度会比其他国家更快一些。在未来20年里,会有更多创新的项目诞生于像麻省理工学院或斯坦福这样的科研型大学,这是显而易见的。


10.jpg11.jpg12.jpg

全身心投入课堂的后E企业家


而促进中国在过去几十年快速发展的很多要素在加速消失。


第一是基本面。中国有个伟大的政治家邓小平,他最终改变了资源配置方式,推动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这是中国经济腾飞的最主要原因。


第二是海外华人的推动。中国过去很长时间一直是封闭经济体,1978年出口大概只有1000万美金左右,没有发展市场经济的经验,但港澳台、新加坡这些华人地区扮演了桥梁角色,联系中国和世界,使得中国比较顺利地完成转型。


现在这两个要素还在,但是,已经不能再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助推力。


第三是人口红利。适龄工作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极大程度地影响人均GDP,中国过去常年都有大量适龄人口,他们推动中国高速增长,这在2013年达到巅峰。但中国将面临老龄化社会的快速到来,接下来,工作适龄人口会大幅下滑。


第四是内部移民。经济发展必须依靠城市化,80年代,中国70%的人口是农民,但现在农民所占比例已经下降到30%以下了,很多人开始做劳动率更高的工作。城镇化带来的高增长也达到了顶峰。


14.jpg13.jpg

后E企业家在哈佛大学


第五是出口。中国从80年代到2010年,长期高速增长,这是全世界的经济奇迹。但现在增长放缓,并且全球各地的反倾销很多,这是中国的一大难题。


第六是投资。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开始变得很低了,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希望出台政策,拉动消费,但目前还没有看到特别好的迹象。


上面几个要素曾经拉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现在都失去了强劲拉力,唯独有一点仍有强劲拉力——教育的贡献。中国从毛泽东时期就在努力推动劳动农民受教育,现在中国农民里19岁以上的年轻人去读大学的超过30%,这将是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要素。


15.jpg

美国前副国务卿、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理查德·库珀(一排右五)与后E企业家


最后,关于未来的世界经济格局,库珀教授认为,世界需要领袖国家,多极化不是理想状态。他坦陈,在特朗普的领导之下,美国有可能失去全球领导地位。同时,他建议中国说服更多的国家来参与其领导的国际合作进程。


后E美东科技金融之旅继去年11月成功收官之后,再次带领新一期同学走上科技金融的朝圣之旅。在这次行程中,我们不仅将见到传奇女性希拉里·克林顿,还将在哈佛和MIT展开科技与金融课程的学习,之后将到世界金融中心纽约,走进最顶级的金融机构,聆听他们面对世界的变化所做的改变。


这次行程,将带领后E企业家直面变化和不确定性,迭代认知,重塑未来。更多精彩,值得期待。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