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5

.21

硅谷的成功是因为叛徒的不断涌现?

阅读数:932

张三是国内某顶级名校的辍学生,聪明过人,家境殷实。他和几个同学合伙,想要开发一款能够改变千万人生活的软件,并最终创建一个有千万亿元收入的公司。


李四也有这样一个梦想。他曾长期担任国内某家顶级互联网公司的软件工程师,并负责过某款明星产品的开发。为了开发这款能够改变千万人生活的软件,他也和几个合作伙伴合伙创建了一家创业公司。


张三和李四在此之前未曾有过交集,他们将直接竞争,争夺用户,争取风险投资资金。


在你印象中,谁更像是一个典型的硅谷创业者?在真实的世界里,你认为,张三还是李四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假如你是一个投资人,在相同的估值下,你会投资于张三还是李四呢?


答案不言而喻。


硅谷的奇迹:硅谷的谎言


著名学者吴军博士表示,国内学者和媒体对硅谷和硅谷创业者的报道过于富有戏剧性,但仔细推敲却并无逻辑。吴军博士是在北大新领袖“全球创新之旅”美国硅谷站上,做出上述表态的。这次活动由北大新领袖主办,这次活动的主题是“走进硅谷,寻找下一个风口”。


当地时间7月21日上午,吴军博士为北大新领袖学员上了一堂历时近三个小时的主题课——《硅谷:颠覆世界的创新高地》。吴军博士表示,车库创业是硅谷最大的谎言之一,创业者如果都是这么低的起点的话,他们不可能取得这么大成就的。


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硅谷一直是互联网最成功的区域,也是中国各级各地政府争相模仿复制的范本。在纳斯达克前100家公司中,硅谷占了四成。目前,硅谷平均每天都有十几家创业公司诞生,平均每周都有两家公司成功上市,平均每年有四千多家小公司获得融资,每家公司的平均融资额为3000万美元。


另外几个关于硅谷的谎言,则分别是气候说、斯坦福说、VC(风险投资)说、知识产权说和政府扶持说。


吴军博士指出,第一,如果硅谷的成功是因为旧金山湾得天独厚的气候的话,那么气候同样宜人的佛罗里达,也应该获得获得同样的成就。第二,如果硅谷的成功是因为斯坦福大学提供的智力支持的话,那么位于波士顿的麻省128号公路,更有理由获得成功,因为那里是美国大学最密集的地区,并且有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顶级院校。


第三,如果硅谷的成功是因为VC提供的资金支持的话,那么纽约同样有理由获得成功,因为J·P·摩根其实也是一风险投资家,并为爱迪生、特斯拉两位科学家以及通用电气提供了风险投资。


第四,至于知识产权,吴军博士指出,美国各个地区都重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并不只是硅谷。第五,政府扶持说更说不过去,因为美国政府一贯信奉自由放任,很少扶持营利性企业,而且所有政府扶持的项目都是利润不高的项目。


1.webp.jpg

吴军老师授课


硅谷的成功:叛逆的力量


如果硅谷成功的秘诀不是源于上述因素,那么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今日成功的硅谷呢?吴军博士认为,硅谷至少有三个独一无二的因素——叛逆而又宽容的文化氛围、多元文化以及拒绝平庸的精神——造就了今日万众瞩目的成功。


吴军博士指出,类似于乔布斯在车库里创建苹果公司的传奇故事,虽流传甚广又富有戏剧性,但却并不是硅谷的主流。除了苹果公司以外,硅谷伟大的公司,都不是诞生于车库。


车库创业的起点太低,恰恰相反,很多硅谷公司的起点都非常之高。很大一部分创业者都是从成熟企业组织中“叛逃”出来的精英人才,“拿着职务发明去办公司”,包括思科、太阳、雅虎和谷歌等明星巨无霸企业。


吴军博士指出,硅谷有今日之成功,很大一部分可归功于“背叛的功劳”。例如,包括摩尔、诺伊斯等著名的“八叛徒”在1957年离开半导体公司后创建的仙童公司,就是今日硅谷的先驱,而在60年代,“八叛徒”又相继离开,并连续创业,不断开花结果。


截止2014年,从仙童公司分离出来的公司有92家上市公司,包括英特尔和ADM,总市值超过2.1万亿美元。


吴军博士指出,与硅谷的“背叛”相对应的,是硅谷的宽容。第一,加州法律比较倾向于支持跳槽者,不像纽约、新泽西州等地严格的执行同业竞争条款。员工辞职或者跳槽之后,可以继续从事原来的工作,甚至与前雇主直接竞争。


第二,大公司对辞职的创业员工进行投资,而不是“赶尽杀绝”。吴军博士指出,通过诉讼,大公司从“叛逃”员工身上获得的受益,可能不超过1亿美元,而且还要经过旷日持久的法律程序;相反,通过对“叛逃”员工进行投资,换取优先收购权或者购股权,获得的收益反而高得多。


同时,硅谷繁荣的风险投资行业,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合法造富运动,对这一过程也是推波助澜。


吴军博士认为,硅谷成功的第二个原因是多元文化。丰富的海外移民不断的为硅谷提供新鲜的血液,这使硅谷很小的公司,也是一个很国际化的公司。因为其人员来自很多国家,目标市场也直接面对国家市场,使其国际化相对容易。


硅谷成功的第三个原因,则是拒绝平庸的文化氛围。吴军博士指出,再大的公司也会过气,拯救过气公司的最好办法是使其萎缩,而不是不断的浪费纳税人的资金以使其苟延残喘,“死亡是一个公司对社会做的最后一个贡献”。


2.webp.jpg

北大新领袖学员们认真聆听吴军老师授课


中国能从中学到什么


吴军博士指出,硅谷是对现代工业制度的否定。


在硅谷,是人而不是企业,是核心。风险投资的资金支持,新兴公司的疯狂挖角,“让工程师合法地暴富起来”,也使过气公司离开硅谷甚至逐渐死去,也使硅谷永远充满活力。


目前,中国各地频频上马各类孵化器,吴军博士指出,其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依然是以工业时代的思维方式看待生产资料”。


第一,过于重视土地和场地,忽视了环境和文化,而这恰恰是农耕文明的特点;第二,过于重视在资金方面的投资,没有给予创业者足够的指导;第三,政府在预测和规划等方面着力过多,而未来恰恰是不可预测的。


好的投资人不应该去预测市场,而应该注重对市场的反应。吴军博士认为,孵化器应该做减法,而不是加法。


北大新领袖简介


北京大学新商业领袖培育计划是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领袖型企业家发起的国家级高端项目,该项目以培育更多具有社会责任感、产业创新精神及行业竞争力的新商业领袖为目的,突破传统管理教育模式的局限,采用到领袖型企业游学践行的模式,并创新性将企业家修为课堂融入到生活和大自然中。


吴军简介


自然语言处理和搜索专家,畅销书《浪潮之颠》作者;曾任腾讯副总裁,Google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当前Google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领导了许多与中文相关的产品和自然语言处理的项目,并得到了公司CEO埃里克·施密特的高度认可。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