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9

.1

赵华涛:转型其实就是企业去适应市场

阅读数:213

缘起后E · 同学专访

第 51 期


◆ 山东矿机始于1955年,最初主产锄头、镰刀等农业用具。1974年,计划经济年代,企业开始生产煤矿机械,我们成为煤炭部定点的生产煤矿机械的厂。


◆ 1996,我们改制成为民营企业,国有股退出。制以前,大家都认为进了企业就有铁饭碗。改制后,除了体制的变化之外,变得更多的是人的思想,企业也不再像以往一样保护落后。在这个过程中,企业调整了很多管理方法。如果员工业绩不行,能力不行,就会被淘汰。


◆ 当时企业做出这种决策,也需要胆量和魄力。因为没有前车之鉴,也遇到过闹事的、上访的员工。不过当时顶住了压力就过来了。后期人的观念也都同样改过来了。最后,内部充分地市场化,人才市场化,核算充分地市场化。


◆ 2003年以后,我们国家的煤炭发展加快,那时起,企业开始扩张。2010年,我们在深圳中小板上市。 


◆ 2005年,我正式参加工作,从市场部最基层的销售员,到财务基础的制单员,再到车间的生产管理和公司的采购部门、审计部门,我都工作过。


◆ 三年前(2016年),我接班这个企业。当时正好是行业最低谷期,2014、2015、2016这三年也是我们公司上市至今,最困难的三年。


◆ 为什么?因为当时中国在煤炭行业里整合去产能,在去产能的过程中,我们作为煤矿的配套企业,面临着很大洗牌。 那时,倒了一半多的厂家,存续下来的厂家也有,但产能几乎都大打折扣。所以我刚接班就面临这些挑战。


 虽然很难,但我们公司的基础很扎实。我们是装备制造业,当时我在想,主营产品不景气的时候,就应该变推销产品为推销产能。我们把产能打碎,按照工艺和工序,把每个单元做好。 然后看这个工序在社会上有什么价值,再由此去给其他装备制造业做一些配套。这是在我在主营产品困难时期,想到的产能转型,当时真的特别难。还有技术人员和销售人员的转型,也比较难。


 转型其实是什么?企业去适应市场。市场不再是原来行业的市场,而是一个新的产业,这时候如何去适应?这是最重要的。这两年,随着国家政策调整,煤矿的需求又在持续增加,我们2017、2018年财报表现也较佳,有比较大幅的增长。如何过好严冬,是一个企业要研究的永恒的话题,无论是哪个行业,这都很关键。


 在我们行业不是那么景气的时候,我也做煤炭贸易。我们提出了四化战略,其中有一化叫服务化。这个服务化不是传统意义上理解的,去上门维修或者上门服务。服务化是全流程的,从你开始建井选设备做方案开始,一直到后期全套服务,这是一个服务化的内容。第二个,我们给他做好设备的运营管理服务。第三个,我们可以提供采煤服务。因为我们下游都是煤矿,我们整合国内一流的采煤队伍,打通下游的客户。再一个就是,帮助其它企业销售煤炭。我们企业地处山东潍坊,山东是一个煤炭调入量比较大的省份,而潍坊市没有煤矿,焦化厂和电厂又比较多,所以对煤炭需求量很大。 所以,我们会嫁接我们的客户资源,给当地一些有煤炭需求的企业。


 我们要做的事,一是提高井下的开采效率。二,使煤矿更加安全。三,让煤矿不浪费煤。 四,整合这条产业链,做更多有附加值的服务。这是我认为当前行业里比较重要的几点。


 我们企业四化战略还有一化,叫自动化,或者称为智能化。智能化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我们在生产制造过程中,充分利用智能化的工具和手段。我们内部专门有一个机器人应用事业部,我们除了服务自己公司内部的自动化改革,也服务别的行业,帮其它企业做一些智能化系统。总的来说,一方面实现产品的过程是自动化,另一方面是我们赋予我们自己产品智能化的过程。这可以更好地给客户服务,创造价值。 


◆ 我现在还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矿井大数据。现在井上很多行业都开始应用大数据的概念,用大数据来完成一些预判。所以做井下的大数据必须和开采的装备联合起来,取得真实的一手数据,再把这些数据汇集起来,找它们的共性去建模去分析,这样可以有效预判矿上某些矿压的风险,同时也能有效处理一些突发事件。 


 在煤矿设计和建井期间,也可以更真实有效地应用这些数据,提出一些合理的设计方案和设备选型方案。我从去年开始在市场上推这套系统,现在在矿场非常受欢迎,正好解决了他们目前的难题,大数据对他们的工作有借鉴和指导的意义。当然,这个项目现在还在积累阶段,我们之后打算做一个煤矿井下的物联网。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