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9

.29

中美贸易战将何去何从?

阅读数:113
E君说  

近日,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本月初,在中美双方此前已约定继续磋商的背景下,美国政府单方面宣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令磋商中途生变。此举在中美两国都引起强烈反响,美国多家主流媒体连续刊文,批评美国政府的做法是对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的伤害。美国普通家庭成本一年或增加800多美元,与中国的贸易战几乎伤害了美国经济的每一个领域,几乎没有产生赢家。

中美贸易战将何去何从?对于企业的影响有哪些?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和调整?针对以上焦点问题,《后E师说》特别邀请后EMBA商业领袖教授、总理座谈会专家、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微财经创始人刘胜军进行深度解读;敬请关注《对话刘胜军:解读中美贸易战》。


刘胜军教授专访视频 



问题一:贸易战升级对中国外向型企业有什么不确定性?他们应该怎么来应对贸易战升级对企业的影响?



刘胜军:中国企业面临国内国际多重压力


现在中国企业面临的压力,所谓的成本上升不仅仅是关税,关税只是一个短期的新的变量,实际上成本上升的压力在过去几年已经非常明显了,最主要的就是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因为现在经济已经过了“刘易斯拐点”,劳动力供给从过去的充沛转向了短缺。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企业一定要寻找新的竞争力,也就是说不管有没有关税战,企业转型的压力都是不能够逃避的。如果说没有发生贸易战,中国企业不转型,光劳动力的成本上升,同样可以把很多企业给吞噬掉。当今企业面临的真正的压力,就是我们过去习惯于靠成本、靠价格去占领全球市场,这样的竞争力是很脆弱的,是不可持续的。那什么样的竞争力是可持续的,就是要靠品牌、要靠创新、要靠质量。


刘胜军:中美贸易战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国,其次是美国


一旦建立了品牌,或者说质量,创新技术有了突破,就可以树立很高的门槛。这样的话其他人要想跟你竞争,难度就会非常大,或者说企业的护城河就会越来越高,这是所有的企业,不管是外向型还是内向型企业都要去面对的问题。当然外向型的企业在短期内可能面临的压力会更大。面对这样一种短期的压力,第一就是企业要想办法实现市场的多元化。中美关系的恶化,其他国家反而会得益。看到一个测算说中美如果真的长期贸易战的话,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国,其次就是美国。


刘胜军:指望中美贸易战短期内解决不切实际


其他的国家很多都是要得益的,为什么得益?比如说欧盟,因为将来中国不买美国的产品,一定会买欧盟的产品。反过来讲,如果中国的企业不往美国卖,但是能够更好地开拓欧盟市场,其他国家的市场,那么这个企业的风险就会被降低。中美关系从原来的合作,走向竞争博弈的大趋势,中国的企业可能要有一种相对比较长期的心理准备,也就是说不要指望中美之间的摩擦,在未来的几个月或者一年之内就能得到解决,这是不切实际的,现在这种格局已经走向了长期化。


刘胜军:企业根本的出路是要自己转型升级


贸易战问题,不仅仅是关税,如果签贸易协议,企业会在投资、技术等各种各样问题上,面临美国的挑衅和找茬,所以企业要有心理准备,特别是在一些敏感性的行业、技术比较重要的行业,这种压力会更加明显。企业要做好心理准备:通过多元化,通过自身的转型升级来真正化解外部的不利环境。要考虑这样一种可能,就是如果把企业转移到越南了,然后从越南卖到美国去,美国人就不会把你当成中国企业,但是这只是短期的暂时的,将来会不会出现新的变化,不知道,可以对这种逃避管制的办法有新的对策,根本的出路还是企业自己要转型,要通过升级、通过创新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这是根本出路。



问题二:您刚才说中美贸易战受伤害最大的第一个是中国,其次就是美国,双方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刘胜军:贸易战代价需中国企业和美国消费者共担


首先,贸易战目前体现的主要就是互相加征关税,互相加征关税之后,一方面来讲,中国企业在美国的竞争力就下降了,本来一百块钱的产品,现在卖到125块钱,原来消费者觉得中国的产品挺便宜的,现在可能就犹豫了,不买了,或者干脆买越南的产品、印度的产品,中国的经济当然就会受到影响。


中国市场非常大,中国企业的出口量也非常大,如果去美国的沃尔玛超市去采购,给小孩买个礼物,会发现每个礼物背后都写着made in China,几乎都是这样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现在已经占据了美国很多的消费领域,美国的消费者要想不消费中国的产品而消费其他国外的产品,在短期内完成切换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没有哪个国家有这么大的生产能力,这么大的体量在短期内就能取代中国,所以可以想象这种关税最终的结果什么?它的成本一定是被美国的消费者和中国的出口商分担的,比如说加了25%的关税,可能中国的企业要降一降价,同时,美国的消费者要多付出一点代价,所以双方都会痛苦。


刘胜军:中美贸易战需要建设性解决方案


再加上中国要反制美国,美国的企业卖到中国也会受到影响,比如说美国的农产品,美国的能源对中国的销售已经急剧的下滑,这个非常明显。随着贸易战的演化,将来也不排除双方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会进一步加剧,将来哪一天如果美国再继续长期延续对中国的打压,中国的消费者就可能会抵制美国的汽车,将来可能通用汽车在中国一辆都卖不掉了,对美国的压力也非常大,随着美国打击中国采用了一些非常极端的手法,比如打击华为,不排除中国会有一些极端的反击,比如说中国宣布以后永久不采购波音飞机了,波音的股价肯定会暴跌,对美国也会带来很大打击。


中方一开始就讲的明白了,并不是说不承认我们有需要改进的问题,我们是有问题的。但是需要通过谈话,通过对话能够建设性的找到解决的方案,而不能一上来就以这种相威胁的方法去威胁去强迫对方,这是只会带来双方都会受伤,一个双输的格局。



问题三:中美贸易战肯定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过程,未来的发展走向如何?



对中美现在不能简单地讲贸易战,就是讲中美的大国博弈,大国博弈现在分成几个层次,先说贸易战,贸易战为什么会突然发生逆转?我想表面上看是说美国人指责中国原来做出了很多承诺,现在突然又反悔了,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美国在谈判的过程中对中国一再极限施压,提出很多过分的不合理的要求,如果提的要求太过分了,中方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当中国国内的经济形势开始好转之后,中方的压力减轻之后,中方就觉得无法接受这样条款,这是一个非常自然而然的可以理解的过程。


刘胜军:改变特朗普的思维模式需要打一打


目前,中美现在贸易谈判,特朗普有非常独特的个性,比如说,美国的经济学家告诉特朗普,贸易战最终的代价主要是由美国消费者承担的,但是特朗普不相信经济学家的话,他认为贸易战对美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是特朗普一个非常简单的思维模式。改变这个思维模式,必须打一打,就是通过真刀实枪。中美真的发生了贸易战之后,特朗普看到美国的农业受到影响了,就业受影响了,股市下跌了,特朗普再说,OK,看来经济学家说的是有道理的,中美可能再度回到谈判桌上。


刘胜军:美国在2020年前可能会做出妥协


现在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比如说中国要改变哪些内容,以什么样的方法来改变,是修改法律,还是怎么样,以多快的速度来改变,这些都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化解不确定性,一方面需要中国有更大的改革开放的勇气,另外一方面也取决于美国政治家是不是有足够的理性,如果没有这种理性,极限施压反而会让对话更加困难。


未来最大的不确定就是贸易战耗下去之后,对双方的经济、股市甚至就业会带来多大的伤害,这个过程需要多久不知道,美国毕竟面临2020年大选的临近,在目前这样一个对阵的过程中对美国是不利的,只要说中国能够把自己的阵脚给稳住,中国不像美国面临2020换届大选的压力,美国会在2020之前做出一些妥协,中美之间有可能再度回到对话桌上。最近美国财长也做了很多表态,始终没有说中美双方对话的大门已经关闭了,双方其实都想去谈,希望找到一个对自己比较有利的解决方案。



问题四:如果2020年特朗普顺利连任,是不是还会继续非常严厉的来打压中国?



从特朗普目前的言行来讲,这是特朗普最喜欢用的手段,他认为关税战用起来是感觉最好而且最有用的,很有可能继续这么用,因为2020连任他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最多只能连任一次,所以他可能豁出去了,但是会受到现实的制约,惩罚中国,中国有反击,最后双方的经济、就业都会受到影响,会对美国形成巨大的舆论压力,这种舆论压力最终有可能对特朗普做出一些限制,所以未来还是要在博弈当中来寻找一个解决方案。


刘胜军:中美在科技领域对抗会越发严重


中美之间不仅仅是贸易问题,除了贸易问题外,一定要看到现在科技领域的竞争状态比贸易领域更加严重,贸易领域可能只是双方有一些贸易的逆差什么之类的,但是科技领域可能就涉及到你死我活的问题,所以美国一定要把华为这样的企业给灭掉,才能够觉得自己安心。在科技领域,中美之间对抗会越来越严重,而且这种对抗会蔓延到教育、交流,甚至双方的很多学术互访都会出现。目前可能除了贸易问题之外,更多的要关注向其他领域的扩散以及扩散对企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问题五:5月13号,新闻联播发表国际锐评《我们已经做好全面应对的准备》。让广大网友人心振奋,您觉得这份信心是真的有信心的,还是口头上有信心?



刘胜军:贸易战是实力战也是心理战


贸易战是实力战,同时也是心理战,在博弈过程中,能不能取得胜利?不光取决于国家的实力,也取决于状态,这种自信能不能吓倒对手?所以有的人把博弈称为斗鸡,这是博弈论中一种经典的场景,就是看谁的气势能够压倒对方。


中国在2018年一开始是比较被动的,因为股市暴跌,大量的民营企业信心不稳,在这种情况下,在博弈当中相对来说局面一度是比较被动的,经过一年的痛苦的试探,现在又出现了两个重大的转变,第一个重大的转变就是通过政府的减税,还有各种宏观政策的调整,经济已经初步的在短期内稳住了阵脚,当然未来还需要更多的减税,更多的改革开放,但是至少已经度过了一个比较困难的阶段,这个毫无疑问是我们在贸易战当中最大的底气,也就是我们能够或者说敢打贸易战,首先是我们对自己的经济形势有这样一个判断。其次,刘鹤副总理也说中国有巨大的消费市场,巨大的内需,只要把这些东西都给激发好,中国经济还是能够经得起外部的冲击的。这个可能是在短期内来讲最重要的。


刘胜军:中美贸易战是持久战,没必要抱有幻想


美国现在不仅仅是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美国现在就是要打压你,什么时候会罢手,一直把你打趴下了才会罢手,如果认识到这样一个格局的话,就知道这是一个长期战、持久战,没有必要抱有幻想说短期内妥协一下,签个贸易协定,换来多少年的和平,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


从理论上必须自信,当然从实践中也看到了自信的理由,毕竟经济的好转,中国有世界上最有潜力的消费市场,世界第二大的GDP,强盛的综合国力,再加上体制优势,如果把这些优势都能够发挥好的话,其实在博弈当中是占据优势的。强调自信并不是说豁出去跟美国人拼了,不是的,最期望的结果还是不要打。


刘胜军:我们最大的目标应是斗而不破


正是因为认识到要换得和平,必须有气势,所以现在还必须有这样一种博弈策略。中美之间,我们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要争取“斗而不破”,不斗是不可能的,中美之间已经在斗了,而且这个斗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最好不要破局。如果说中美之间双方谁也不理谁了,电话也不打了,也不来往了,对双方来讲都是灾难性的后果,所以现在对我们领导人的智慧考验就在这地方,怎么斗又不能破,而且斗的过程中要尽量的争取对国家最大的利益,这是需要我们去把握的。


微信图片_20190529095442.jpg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