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9

.17

荣俊林:求稳、求实,才能活得长久

阅读数:644

◆ 我叫荣俊林,我的企业在上海,1996年成立,原来是一个新加坡独资企业,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2015年,为了上市,把它改制成内资企业,2018年1月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现在主要是做汽车行业自动化的一些生产线,我们叫智能制造,将来也会往其他方面延伸。

◆ 我本人是1978级的,恢复高考第二年的应届毕业生,在上海海事大学读的本科,毕业后分配到烟台海事局做公务员,做了大概八年,后来是被单位外派到香港,后来从香港又到了新加坡,在新加坡也是单位外派。


◆ 中国、新加坡是1990年建交的,那时候中新关系非常好,他们对中国人特别感兴趣,有高中以上文凭,他就要,就算技术人员。当时申请到了当地的工作转正,回到国内辞职以后,就到新加坡定居了。出去以后第一个工作是做海底机器人,新加坡在90年代时候,已经很发达了,各种公共配套系统很齐全,所以机器人做得很顺利,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做出来了。

◆ 创业也是环境逼的,一开始也没想到创业,也没有想到自己做。我们在做机器人的公司,后来被英国一家公司给收购了。一开始我们挺开心的,进入一家大公司。结果后来收购以后,就把它关掉了,这样我们就等于失业了,再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下海了。


◆ 新加坡在九几年的时候还是比较发达的,很多行业都欣欣向荣,我们一开始做得也不错,像美国的摩托罗拉、惠普、苹果电脑在哪都有市场,就帮他们做生产线,积累了第一桶金。


◆ 后来新加坡到1997年、199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好多大公司的工厂迁到中国、印度,或者其他地方去。后来惠普公司在上海设第一条生产线,我们帮它在新加坡做的,我们就回来跟着他们搬回来,我们就知道国内也需求这个,让你回来。


◆ 回来以后在国内拿项目完全不一样了,它的竞争格局不一样,规则不一样。但好在那个时候国内非常原始,竞争对手很弱,我们回来有一定的优势,至少在资本控制、在信息化方面已经是有一定的规模,一定的认识了,这样就一点点做起来了。


◆ 首先学习模仿,然后自己创新,最后赶超,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主要是跟外国公司的竞争。因为当时国内都不大会做,我们当时以“以国产代替进口”为目标来做。外国人和我们做的方式不一样,国外我们这种行业经过多年竞争,已经达到一定的格局了,就剩几家了。商业模式也不一样,他们做系统集成,自己有几个人把方案做出来,拿到项目以后去分包。在国内也不行,因为国内分包商的水平达不到,如果自己不控制、不做,质量水平也达不到。


◆ 我们采取一种方式,自己从头做到尾,这样一来我们的质量比他们要好,成本可能也有一定优势。我们的同行他们最鼎盛的时候会非常好,整个市场都被他们占领了,现在他们慢慢开始走下坡路,有的甚至要关掉或者卖掉这种地步。


◆ 我们在新加坡是给电子行业和轻工业行业做,回来以后也是做这些行业。九几年的时候,国内家电正在往上涨,那时候我们做的还挺好,到2000年以后,行业也在饱和了,做我们这个行业的供应商也多了,因为技术大家都会了。那个时候正好汽车行业在发展,我们就抓住汽车行业发展的机会,进入汽车行业,那就不一样了,它就是另外一个高度。


◆ 现在我们又到另外一个阶段了,目前汽车行业也会产量饱和,进行大整合,我们在保有汽车行业地位的情况下,我们就要做一些创新,做一些研发,做一些布局。


◆ 系统集成原理上各个行业都可以做,任何行业只要它有批量生产或者有质量要求的,我们都可以做的。根据我们的经验,正在做一个系统平台,不管什么行业,把你的产品的参数或者图纸给我,我就可以根据你的要求,给你做一套系统,一个虚拟的一条生产线,满足你的各种要求,你认为可以,那我就给你做。


◆ 不管任何行业,现在我们中国好多地方还是大行业小公司,整个结构集中度还不够高,将来肯定会进行整合。以前听说有的生意不大好做了,确实它是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是需求大于供应的,你造出来就有人买,现在不是这样,饱和了,这个时候就需要集中,需要提高。


◆ 我们公司一直在智能制造行业,外延我们是比较谨慎的,一定是在我们的上下游,其实这里面市场就已经足够大了。我们生产线这一块,还有很大空间。同时,我们生产线用的一些核心部件,这块是更大的一个范围,将来我们核心部件做出来以后,不仅可以自己用,还可以供应给这个行业,这有很大的空间,在其它方面我们就不需要再去做了。


◆ 目前国内的公司跟国外的有一些差别,这个差距就是我们的机会。你现在做的事情,要是跟国内公司的同样产品竞争,这样就没什么出路。可能要你死我活,这样非常难。假如跟国外人做的东西、中国进口的东西,或者是合资品牌做的东西来竞争,将来肯定是你的一条很好的路。把这些实现国产化替代,这是我们的方向,是我们的机会。


◆ 你能够跟外国人竞争,你就有机会,这个空间在这。等到某个行业你做得跟国外一样好了,这时候基本上你是最好的了。如果中国每个行业都能这样做到,中国国家也就好了,基本上也就达到一流的国家了。


◆ 整个创业过程也很平淡,也就是一个坚持,任何机会抓住以后,就一直努力不懈地去做。当然遇到很多问题,很多困难,因为你没有资金,你没有背景,然后你不熟悉市场。


◆ 特别是从新加坡回来以后,等于二次创业,因为那时候国内整个环境还是不一样的,运行模式不一样,跟新加坡完全不同。回来以后就等于进入一个新的系统里面,你要重新适应,重新摸索。


◆ 在不同阶段用不同的人,公司在初创阶段,还是以肯做,或者说是忠诚,为最主要的考虑因素,能力是第二位的。到发展阶段,需要一些有开拓能力的人,他的能力要强一些,一个是能力强,一个是有智慧,敢于创新,敢于开拓,这个非常重要。到发展阶段,中小规模公司有三五个这样的人,就会做得很快很好。那再往上一点,做的更大一点的时候对人才要求又不一样,可能要有国际视野。如果倒过来,企业可能就被整垮了。


◆ 经常遇到困难,有时候也感觉到迷茫,但是睡一觉以后就好了,精神来了,还是要有斗志,上进的心,这方面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始终认为,只要努力就能够得到回报。


◆ 做企业是没有边界的,一个是机会,一个是沉淀。一开始我就给同事讲,我们先做简单的,先做好一个螺丝钉,做一个小部件,接下来就可以做一个机器,然后就可以做个系统,再大可能会像那些跨国公司这样,一步步来,你没有小的,不可能有大的,一步跳不过来的。


◆ 中国这几年赶上一个好的时代,它有需求,接下来就是国家提倡智能制造,政策方面,可能在接下来10年、20年也是很好的机会。


◆ 我建议大家做事扎实一点,把自己的事情做透、做深。不要盲目地求新、求大,应该求稳、求实,不断进步,这样比较好。我也经常遇到同行,一夜之间产值翻了几倍,看上去很丰厚,但最后又不行了。像我们这种行业,必须得一点一点积累,一点一点反复磨练,才能靠得住。


◆ 来后E认识了好多朋友,大家都是企业家,做得很不错,从他们身上学到好多东西。老师讲得也很好。特别是2018年8月有20个诺贝尔奖得主参加的世界科技创新论坛。论坛上,听人家讲了一些东西,那都是前沿的。听了以后,心里充满积极性,知道目前社会是什么样的,将来会什么样子,自己会有一个判断,这对我们非常重要。这些诺贝尔奖得主在他们所在的行都是顶尖的,他们讲的一些东西,确实是一般人看不到的,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一些问题,对我们启发非常大。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