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9

.26

方长青:未来五到十五年,做成千亿级企业

阅读数:950


 

 我们公司做的是天然气全产业链,除了上游开发没有介入,从管道输气、到液化、城市燃气、加气站、物流,全程我们都做。现在我们液化工厂的规模是西北地区最大的,每天产能500万方,每年将近20亿方的液化量。


 总体上来讲,天然气行业未来的上升空间是比较大的。我们国家现在到了百分之七、八,美国要达到30%的能源替代,所以我们从7%到30%的空间是非常大的。通过10到15年时间,我预计中国的天然气也可能将达到30%左右的能源替代。


 比如现在实行的煤改气,汽柴油现在到了国五标准,马上到要国六标准。前段时间英国(宣布)最终天然气一定替代汽柴油,那空间就大多了,所以未来我们行业还有15年的上升空间。


 企业规模大了以后,必须做全产业链,规模小的企业做不到。我们现在还不能说是全产业链,上游气田我们还没介入进去,如果成功介入上游气田,那就全产业链。我们自己开发,自己加工,自己销售,这就叫全产业链,闭合了。


 现在但是中国的形势,资源全部都在三桶油里面,最高垄断。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上游资源垄断。某种程度我们也是在这种垄断下受益的,也是在这种垄断下受害,要看到它的双面性。由于垄断,所以计划的那部分就多。计划的部分多,肯定成本就不高,但是数量有限。相对有一些灰色地段,有些人际关系各方面处理得好就拿的资源多,处理的不好就拿资源少,这有好处也有不好处。


 2017年上海交易所开始交易天然气,下一步我们基本上都在上海交易所挂牌。我们既可以做现货,也可以做期货。我锁定明年10亿天然气,我给你提前付钱,你就一定要给我兑现。


 市场现在慢慢朝着更公平的方向发展,但是原来积累的东西太多,想一步到位不可能。所以通过这几年慢慢治理,通过反腐,好多行业现在都开始规范了。我估计再持续两到三年,中国一定会有一个很和谐的环境。如果是运用发达的互联网,把监督机制运用上以后,未来市场一定会透明公正。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我们现在关注的问题就是国家这次环保力度的大小,因为这个问题对我们行业影响比较大。环保的力度越大,我们越受益。从自身来讲,我们现在做的是燃料,就是燃烧的东西。但是下一步我们要做材料,做材料就要把我们现在做的天然气,也就是甲烷,要把甲烷打开。甲烷打开就两个东西,一个是氢,一个是碳。氢就是终极能源,可以实现零排放。=碳这个方向,比如说石墨烯、碳纤维,这几个路径都可以走。

 

 特拉维夫大学有一个技术,我们一直在盯,就是把甲烷打开以后,提纯度在四个九以上的碳,一旦这项技术突破以后,碳的用途就很广泛了。纯度六个九的碳就是金刚石;咱们现在的钢材韧性强度不够,如果加入纯度五个九的碳,强度可以增加十倍以上;高等级的轮胎都可以用四个九纯度的碳。


 未来要把天然气用到更深的地方去,把它打开就是碳氢分离,做原材料,我就成材料供应商了。我们现在是燃料供应商,其实附加值不高,未来十年以后,我们关注的是医药等方面,人用的和动物用的原材料,这叫产品。


 甲烷通过丙烯合成,做人体用的氨基酸。美国杜邦垄断这项技术已经将近50年,我估计它的这项技术50年或60年就到期了,到期它就要释放出来。现在全世界做的氨基酸方面产品的只有两个工厂,一家是杜邦,另外一家就是瑞典的一家公司,所以这个东西的附加值特别高。所以我们的路径就是从燃料变材料,变成产品,这样我们就彻底升级了。我们计划,五到十五年,我们能做到千亿级产值企业。


 石墨烯现在的商用还都比较小型化,没大批量用这种东西。从甲烷里面提取石墨烯,如果大规模做起来以后,我们国家可能就正式弯道超车。石墨烯储电一旦突破,那就是能源革命。一平米左右的石墨烯储存的电量,放在小汽车上可以跑1万公里以上。


 为什么要出来学习?因为有些东西我还是看不远,格局还是太小。在后E和企业家多沟通,把思维拓展一下,视野开阔一下,2018年3月份在英国,我看到石墨烯的市场是非常大的。不出来,你就见不到这些东西,虽然相关报道已经出来好几年了,但是我们看不到这些东西。教授们是从世界看全世界的,他是在全世界这个范围内说这件事。在这个地方听课,一定要把视野抬高。


 杨教授(杨健: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信息中心主任、后E·沃顿中国企业家全球科技金融项目学术主任)说,你一定要知道他(授课教授)是某一理论的原创者,这个理论是他发明的。他发明这个理论本身对实践是对还是错,不能单一的就这一理论对中国市场的效用来判断,它是对全世界市场是管用的。所以来后E以后,我们确实开阔了视野,非常有意义。


米果提供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