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9

.13

【后E英国行】卡梅伦:中国企业可以把英国作为进入欧盟的跳板

阅读数:505

后E企业家游学活动继续,当地时间4月12日,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伦敦峰会邀请出身牛津大学,英国近两百年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戴维·威廉·唐纳德·卡梅伦先生,他发表了演讲,并就中英关系、英国脱欧、科技创新、中国企业发展等话题与后E企业家学员深度交流;他建议中国企业可以把英国作为进入欧盟的跳板,深入欧盟成员国进行投资发展,并列举中国科技企业在英国及欧盟发展的现况,对后E企业家同学针对性地提出了建议。


卡梅伦先生为中国企业家所熟知,不仅因为其闪亮的履历,更因为其执政期间,在推动中英关系发展、中英商业合作等方面不遗余力。


随着2015年习近平主席对英国的国事访问,中英关系正式开启“黄金时代”,而这之后,双方更将“黄金时代”转化为“黄金成果”。2017年,中英双边货物贸易额达到790.32亿美元。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629.jpg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卡梅伦先生对中英两国企业间的相互合作保持密切关注。同样在2015年,卡梅伦政府宣布,聘请中国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担任英国首相特别经济事务顾问。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635.jpg

后EMBA创办人、世界科技创新论坛发起人、厚益高等教育研究院创办人兼执行院长崔巍

 

见面会上,后EMBA创办人、世界科技创新论坛发起人、厚益高等教育研究院创办人兼执行院长崔巍发表讲话,他说:“对于英国,我们无法绕开脱欧这个话题。“脱欧公投”正是发生在卡梅伦先生任上,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面临复杂状况时的思考方式和决断,对于提升企业家的领导力是个很好的参照。英国脱欧进行了很长时间,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节点。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也是对政治家政治能力提出挑战的关键时刻。在这个时间,我想各位对于卡梅伦先生,一定也有很多问题。希望今天的交流对各位都能有所启发。”

 

接下来卡梅伦发表了重要演讲,他表示:每次参加后EMBA商业领袖项目的活动都非常高兴,也很高兴看到中英的“黄金时代”仍在持续,无论是从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经济关系,还是从文化、旅游、留学等方面来衡量,皆是如此。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640.jpg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657.jpg

卡梅伦见面会现场

 

民粹主义认为贸易不是双赢的,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结果是不会平等的,总会有盈余方和亏损方,中国的崛起对于西方国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隐患,但这都是不正确的理论。因为出口大于进口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自由贸易不仅带来生产力的提升,互相合作还会带来更多信息交流,从而促进各个国家的发展。

 

谈及执政期间最自豪的事情,卡梅伦认为,除了大刀阔斧进行经济改革,并将公平和财富结合在一起,成功将英国从金融危机中拯救出来,还成功推动了中英两国关系向前发展,投资与贸易数额成倍增加。

 

谈及“脱欧”一事,卡梅伦表示,“我们是议会民主制国家,议会之后才是政府,我们在处理一个问题的时候,必须要由人民来决定。如果我当时反对‘公投’,那么人民会非常不满。

 

而在“英国脱欧”一事上出现失误,他表示根源在于人民情感上的原因。“在我看来,英国加入欧盟,对贸易、投资、商业合作等方面是有益处的;但从人民的角度看,英国与欧盟并没有情感上的联系,并且英国拥有自己的主权与议会,近千年来都保持了主权的完整,所以英国人总是不大愿意加入一个政治联盟的。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749.jpg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803.jpg

 见面会现场


卡梅伦认为,英国人民想要和欧洲其他国家做邻居,做朋友,但并不想成为欧盟的一份子;在“脱欧”谈判最后的阶段,恐怕这个意愿不会更改了。

 

至于“脱欧”后可能带来的影响,卡梅伦表示,英国将继续鼓励中英贸易合作的畅通。“与欧盟众多国家相比,我们将仍然是最大方、最欢迎中国投资的,虽然我们离开欧盟不是一件好事,但在欧盟之外,我们可以继续与中国建立强有力的贸易投资关系。我也十分希望,找到可行方式令两国之间合作进一步加强。


谈及领导力,卡梅伦认为,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者,一定要围绕三个关键词做事:团队、时间、冷静。“你需要一个核心团队为你做决策,你也需要花费时间去思考一些长远的策略,而不应局限于眼前,至于冷静,这是一个领导人最重要的品质,它可以感染到公司内部的每个人,这也是致胜的关键。


vbox13032_BF3I5697_233525_small.JPG后EMBA创办人、世界科技创新论坛发起人、厚益高等教育研究院创办人兼执行院长崔巍与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829.jpg

后E为卡梅伦赠送礼物


此次见面会上有几个重要议题,卡梅伦先生发表了很多重要且极具建设性的个人观点。


后E企业家与卡梅伦交流问题精选


Q:怀着战略愿景,您和习近平主席启动了中英合作的黄金时代,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到现在的黄金时代,中英关系经历了将近200年的非凡时期,所以从历史的角度看,您如何评价这一黄金时代?


卡梅伦:我想这一黄金时代很重要,因为从二战以来英国承认了中国的地位,我们不断改善中英关系,包括丘吉尔、撒切尔夫人等都有突出贡献。中国领导人总会谈到中英合作,双方基于互相尊重,英国近6年来的变化很大,很多领域都是中国公司投资的。英国开放并欢迎外来投资,中英贸易将持续稳定地发展下去。黄金时代的成功在于高层会议的决策,即使脱欧后英国也不会变得保守封闭,依然会积极开展对外贸易和合作。

 

Q:您刚才谈到英国政界在讨论脱欧,脱欧是不是全球崛起下民粹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就像美国的特朗普一样?


卡梅伦:关于英国脱欧是不是民粹主义,我觉得既是也不是,有些人想脱欧是因为不满意,不愿意看到全球化的这种工作方式。西方国家有些人觉得被全球化落下了,但其实,脱欧的起源有更漫长的历史,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英国是1970年加入欧盟的,当时我们加入后一直都不太情愿,我们喜欢经济合作,喜欢贸易,喜欢跟欧洲国家一起工作,但我们不喜欢政治同盟,也不希望共同市场变成欧共体和欧盟,甚至集中成联邦制,建立欧盟统一的军队和政策,我们认为这非常困难。


我和英国其他领导都希望结成英国与欧盟的特殊关系,也希望保留自己的权利,这总是很困难的。我想脱欧公投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之前留在欧盟,现在主张脱欧,但我们仍然会是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我们也希望在安全、贸易和其他事务上合作,但我们将不再是欧盟成员国,我想这会是非常合理的结果,因为我们毕竟是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民粹主义在英国确实有历史性的忧虑,我们希望与欧洲合作,但是不想成为欧洲国家的一部分。一部分人觉得最好留欧,让欧洲变得更灵活,但另一部分人觉得我们离开欧洲也许会有更好的表现。对于中国来讲,脱欧是喜忧参半的,但是英国脱欧可以自由与中国进行交易和谈判,英中关系也许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可能是最好的时机。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859.jpg微信图片_20190415095904.jpg

后E企业家与卡梅伦进行深度交流


Q:您如何评价英国政府就脱欧问题所提出的“全球英国”这一观点和政策,英国脱欧后,英国对华政策和中英关系将如何发展?


卡梅伦:我之前谈到,在脱欧之后英国政府会更加热切地推动贸易和投资。在欧盟中有人说为什么我们还没有与印度签署自贸协议,与中国也没有签订?我们一直在不断推动这些利益的实现,我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我们推动了与韩国的自贸协定,这是巨大的成功。因此英国流向韩国的投资也更多了,反之亦然。我们非常希望能够达成这样的自由协定,我当然希望处于欧盟中就可以和中国达成自贸协议,但是脱欧之后我们可以更快地达成。


看一下不在欧盟中的欧洲国家,例如冰岛、瑞士和挪威,其中两个国家都与中国有直接贸易协定,所以脱欧后我们有机会开展进一步的合作关系。我们应当让英国与欧盟达成默契,在关税和贸易规则方面很相近,这样中国在投资英国的时候就会知道,可以把英国作为进入欧盟的跳板,这是非常成功的一种模式。


过去投资英国也是这样,日本公司来英国建厂,丰田、本田和尼桑都在英国有据点,然后向欧洲大陆进行扩展。我们离开欧盟之后,还是希望可以保持进入欧洲市场的入口。中国的吉利公司在考文垂有工厂,吉利公司目前在生产伦敦下一代的出租车,投入上亿资金,使用清洁能源,希望在欧洲推出这样的汽车,这就是双赢的一种合作——英国的设计和中国的投资结合起来共同在欧洲投资,所以我们保持对欧洲市场的进入是非常重要的。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910.jpg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914.jpg

后E企业家与卡梅伦进行深度交流

 

Q:英国一直是中国企业家在欧洲投资和并购的重要目的地,您认为,在英国退欧的背景下,英国如何重塑全球贸易国家的形象,在继续吸引外国投资者的同时保持自身的战略产业?未来,中国企业,特别是在敏感的高科技领域从事产品和服务并购的企业,是否会面临更严格的案例审查?


卡梅伦:我会说是,但不是因为脱欧,因为中国投资在全球都有,审查会有很多,会问更多的问题,会问到投资的本质和目的,我想这就是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中国的经济实力崛起,英国依然是最开放和最欢迎中国的。比如,最近的新闻总是在报道华为,华为在英国有大量投资,在我所在的班普瑞郡有大型的办公室,我们欢迎这种投资,但是如果你要问对中国投资科技公司的审查未来会不会更多,我的答案是确实如此,在全球各地都是如此。在这里你会看到更多的开放性,美国因为有特朗普,你会看到更多的怀疑或是反对。


我不同意特朗普对于关税的做法,我想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想法,中国不可避免地在增长和扩展,美国或是欧盟会对中国说你可以在经济上不断增长,但是我们需要更多接入中国市场的机会,这样才公平。这也正在发生,政府开放了很多机会让外资公司可以收购中国企业,但这还不是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所以我的答案是会有更多的审查,但是如果中国更加开放,给外资公司发行更多许可证,让外资公司可以在更多领域并购的话,这个问题就会得到平衡。


微信图片_20190415095919.jpg

卡梅伦与后E企业家共进晚餐


Q:我们看到互联网浪潮更多发生在亚洲和北美,欧洲似乎错过了这个机会,对此您是怎么看待的?


卡梅伦:互联网浪潮更多发生在亚洲和北美,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为什么互联网时代的巨头,谷歌、亚马逊、脸书、网飞还有优步都是美国的公司,还有一些中国的成功企业,腾讯、阿里巴巴、微博等。为什么欧洲没有互联网巨头,我想事实是美国市场有共同的语言,是一个国家,就像中国一样。而欧洲要打造规模总是困难的,比如我们的电信行业,通常都是国家冠军像德意志和英国电信等,在欧洲要创造统一的巨头比较难。


第二点,透过表面向下看,你可以看到一些真正成功的故事发生在科技方面,特别是在英国,其中一个例子就是金融科技。非常荣幸,伦敦、上海和纽约是全球三大金融中心。旁边就是伦敦的科技城,有很多科技公司,当然美国有纽约,也有硅谷,距离我们几千英里。我们在金融科技方面有优势,有金融科技独角兽,他们白手起家,创造出价值几十亿的公司,例如Reverlud,Coconut等,还有其他一些初创银行、金融企业,我们在伦敦和英格兰投入在金融科技的资金是法国和德国的20倍。我们会有更多伟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诞生,但是目前,谷歌、亚马逊、脸书、网飞、苹果是很难被挑战的,至少在欧洲是如此。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优势,你们中国大量投资科学和基于科学的业务,你们比其他国家排序的人类基因都更多,你们也在建造大型的天文镜,你们在做大量的投资,有更大的规模去做。我们需要发挥自己的长处,金融服务、金融科技的规模都很大,我们也有很强的生物科技实力,因为牛津、剑桥和帝国理工,都有着了不起的大学集群,能够提供良好的生物科技优势,所以你会看到英国这些伟大集群的成功。


当然我们要集中精力,我们最大的优势是英国是一个理想的投资国家,因为有健全的法制,英国政府无法没收你的资本。有一个笑话说:投资国家的时候你要问一下,如果把政府告上法庭你会不会赢,在英国你通常都会赢。在自己的法庭上政府会输掉,所以我们拥有真正的法制,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你在买房产、投资企业或者金融的时候,这是无法估量的价值,这也是为什么英国有这么多来自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投资。英国是欢迎投资的国家,法制意味着投资是安全的。市场会波动,经济也会衰退,但是政府是拿不走你的投资的,这对于投资者来说非常重要。


米果提供SEO优化